カラス

內傷無助的深海時空蜉蝣:
Weibo:http://weibo.com/umikurijin

我有一個不鏽鋼的鍋,也有一個不鏽鋼的鍋蓋。我有一輛自行車,而我不喜歡自行車的鈴鐺。所以我把鍋放在籃子里,把鍋蓋蓋在鍋上,每次有人擋路的時候我就使勁搖我的車頭。況且況且,行人躲開了,而我不曾敲過鈴鐺,所以也不曾有過罪惡感。

大阪在四月二十三號由於交通事故死掉了今年的第一個小孩。事故發生的三天之後我在交警亭的看板上得知了這個消息。看板上的日期是四月二十四號,內容是昨天交通事故二十三起,死亡一起,大人〇位,小孩一個。不知道幾歲才算得上大人,如果十九歲時候被車撞死卻只能在看板上畫一橫小孩,未免有些可憐。

晚上回家的時候我經過樓下的停車場,在外牆角看見一個穿著連帽衫的小孩。她面對牆壁把手裡的花擺在牆角。把鑰匙插進門鎖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她的貓或許曾在這裡過世。

早上的鬧鐘如果不響起來的話,會意外在宇宙里多飄浮四個小時。背對地球的時候氧氣可以不夠,但夢不可以停。

冬天心血來潮的時候我會放一些東西在浴缸裡。浴缸要冬眠,也防止我被它吸食。比如說隔壁偷偷養的兔子,公寓管理員忘在樓道裡的鑰匙和超市裡打折的魷魚。這些東西都被吸到了浴缸的內壁里,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將它們取出。今天心血來潮的時候我買了五公斤的海鹽,放在了滿水的浴缸裡。浴缸吐了,劈里啪啦的春天來了。

週三晚上我在超市買了四分之一個南瓜,放在微波爐上面。南瓜是金色的,微波爐是白色的,南瓜很顯眼。可是第二天我忘記做南瓜湯,第三天也忘記了。直到今天晚上終於記起,卻發現南瓜已經發黴。我曾以為南瓜不用放在冰箱裡,也曾以為吃飽晚飯便不再想喝南瓜湯,可是我錯了。於是我又去超市買了一個南瓜,放在白色的微波爐上。

幾個月前養了烏龜,結果烏龜死了。同時養的金魚還活者。不是我偏好烏龜或者說看不起金魚,總之今天吃了豬肉燉土豆。本來應該是牛肉燉的但是突然特別想吃豬肉。就算我不想吃豬肉,那隻豬還是會死掉躺在超市裡。就像我不想吃烏龜,烏龜也是會死一樣。這個世界就是這麼的講道理。

12

© カラス | Powered by LOFTER